首頁 > 新聞 > 調查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黄色笑话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10萬+網文如何幾秒鐘造出?背后是“一條龍”式黑灰產鏈

第一財經 2019-08-15 20:16:04

“手機群控”軟件被套上了“群控營銷”、“精準網絡營銷”等名目在市場上大行其道,銷售火爆。開發和銷售這類軟件的企業中不乏一些上億規模的企業,其中還有以此為主業的新三板公司。
實地調查丨“手機群控”軟件背后的秘密

抖音等短視頻平臺上的“網紅”節目動輒幾萬、幾十萬的點贊;一篇看似平淡無奇的微博文章可以贏得高達幾百萬、幾千萬的轉發、評論;一些營銷類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一不留神就是“10萬+”……這些流量“爆款”,有的確實成于其內在的優質因子,有的,則是幾乎完全依賴某些“灰色手段”。

第一財經1℃記者近日調查了多款名為“手機群控”的軟件,并現場見證了其操作全程。不少網絡“爆款”正是借助于這樣的工具,僅需點擊一下按鈕,少則幾十部,多則幾百部手機就可以同時完成諸如點贊、增粉、轉發等操作,各種數據流量造假在瞬間完成。

“手機群控”軟件被套上了“群控營銷”、“精準網絡營銷”等名目在市場上大行其道,銷售火爆。開發和銷售這類軟件的企業中不乏一些上億規模的企業,其中還有以此為主業的新三板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手機群控”軟件只是近年來不斷被曝光的互聯流量數據造假及其相關黑灰產業的一小部分。

1℃記者同時注意到,執法部門針對數據流量造假的打擊一直持續進行,騰訊等科技企業也紛紛對相關黑灰產業的開發企業提起訴訟。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8月13日做出四份裁定,查封、凍結部分相關公司的財產,總計以3500萬元為限。

煙臺通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了“通路云手機群控系統”,這家公司官網展示的產品內容與駿網互聯類似。 圖片來自通路公司官網

幾秒鐘造出假流量

作為普通的網絡用戶可能并不知道,他們看到的公眾號文10萬+、抖音超級網紅博主、微博千萬級轉發等“網紅”、“爆款”,可能很多都是靠“手機群控”軟件刷出來的。而這類軟件使用和操作的簡單程度,普通用戶很難想象。

黄色笑话8月初,廣東某市的一間實驗室內,實驗桌上的一臺電腦接通電源后開機,一整套的“手機群控”軟件已經在電腦上安裝就緒。在它的旁邊,一臺三層的鐵架子上擺放著30部手機,這些手機都是千元以內的廉價機型,僅安裝有微信、微博、抖音等常用軟件。手機通過數據線與數據盒連接,數據盒再接到電腦上。

透過這款軟件,實驗人員將數據流量造假的過程給1℃記者作了演示。

黄色笑话點擊進入這款軟件,發現其操作界面布局似乎并沒有太多特殊之處。界面上方有QQ、微信、抖音、微博等多個社交軟件的按鈕,點擊進入后,可以看到這些社交軟件的主要數據流量功能。如點擊微信后,可以看到群加好友、一鍵點贊、一鍵轉發等十多個功能;點擊抖音后,可以看到上下滑屏、一鍵關注、一鍵評論等十多個按鈕;等等。

30部手機開機后,實驗人員將30個抖音賬號一一輸入到這些手機里。登錄完畢,實驗人員隨意搜索到一個抖音博主,點擊了一下“一鍵關注”。僅僅一兩秒鐘,這30個賬號便同時成為博主的粉絲。

抖音博主名下的視頻密密麻麻,隨意點開一個,同樣僅需點擊一下按鈕,幾十個點贊就已經實現。

黄色笑话“30部手機是最基礎的型號,還有50部、100部的型號。”實驗人員介紹,比如一款名為“通路云”的軟件系統,最高可支持120部左右的手機搭載在同一個電腦上。也就是說,只需要點擊一下按鈕,僅僅眨眼之間,一個抖音博主就多了少則30,多則上百甚至數百個新粉絲。

實驗人員隨即又操作了其他一些功能,所有操作的過程完全一致,僅需點擊一下按鈕,數據和流量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如果購買多臺承載百部手機的型號,一鍵就是幾百個粉絲”。傳統印象中依賴人海戰術的數據流量造假在這款軟件面前完全落伍。

實驗人員隨后又演示了對微信的“群控”操作。

在將30個微信號一一在30部手機上登錄后,點擊“一鍵搖一搖”按鈕,30部手機的微信搖一搖功能同時啟動,搖一搖特有的“嘩嘩”聲一同響起,聲音雖不大,但基本整齊劃一,場面壯觀;

黄色笑话實驗人員操作30個微信號搜索同一篇公眾號文章,點擊一下按鈕,30個微信號同時將文章打開。再點擊“一鍵轉發”按鈕,30個微信號的朋友圈便先后出現了對這篇文章的轉發。這也就意味著,僅僅幾秒鐘時間內,該文章便獲得了30個閱讀量。“按這樣去操作,刷出幾萬幾十萬點擊量都很容易,最多幾個小時”。

據實驗人員介紹,此軟件還可以實現更改位置等功能,這一功能常常被許多微商用來“引流”,“顯示距離你幾十幾百米遠,和你聊得熱火朝天的小姐姐,其實卻是遠在幾百幾千公里外的摳腳大漢”。一個操作人員使用這款軟件,可以同時和幾十個人聊天,話術還可以提前輸入進去,只需要復制粘貼即可。

1℃記者了解到,除了國內的各款社交軟件,有的“手機群控”軟件的界面上還顯示,其可以操作推特、臉書等國外軟件,只不過將這些國外軟件稱為“外貿軟件”。

黄色笑话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1℃記者先后找到多家從事“群控軟件”生產經營的企業。這些企業的客服將其產品的功能基本表述為“移動互聯營銷”,稱產品可以應用于微商、互動營銷等多方面。所謂的互動營銷其實就是刷數據流量。這些群控軟件產品的價格各不相同,以一款可控制30部手機的軟件為例,連同USB集線器,總報價為2.88萬元,“控制的手機數量越多,價格越貴”。

被訴的新三板公司

“群控軟件”并非新生事物,但具體產生于何時,業界并沒有統一而清晰的答案。

1℃記者在查閱資料時發現,在網上有這樣一段文字:

黄色笑话“駿網科技是最早開發群控軟件的企業,它開發的俠客群控軟件系統,也是市場上為數不多的正版群控系統。俠客群控軟件的最核心功能就是用電腦同時群控百部手機,無論是QQ、陌陌、微信,只要手機裝上了這些App,它的功能都可以被批量操作,大大提高了工作的效率,節省了運營的人力時間成本,合理配置了資源。”

1℃記者發現上述“駿網科技”即為2018年8月在新三板掛牌的武漢駿網互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碼872890,下稱“駿網互聯”)。

在新三板掛牌時,駿網互聯董事長黃華稱,駿網互聯目前的產品主要是基于微信生態來做智能營銷。不過1℃記者發現,這家公司近日卻因“群控軟件”問題被騰訊起訴,相關財產遭到法院查封、凍結。

1℃記者登錄駿網互聯的官網發現,該公司對于研發生產的群控軟件——“俠客系統”的宣傳推廣毫不掩飾。網站內有大量視頻和圖片,介紹群控軟件的工作情況。其中視頻展示的“俠客系統”的操作情況與1℃記者在實驗室內見到的情景幾乎一致。

黄色笑话駿網互聯官網介紹稱,其產品可以實現一臺電腦批量控制管理N部手機設備,統一操作。擁有擴展微博、短視頻、陌陌等,全社交平臺導流到微信。通訊錄、搜索、微信群等多種方式添加好友,支持設置不同時間、數量、條件任務。批量建立品牌微信社交賬號,統一輸出朋友圈、信息等品牌傳達。多個微信號在一個界面聊天,關鍵字回復、快捷回復、好友自動問候。通過俠客手機群控系統,可以在電腦端同時控制多部手機微信進程,實現“一鍵給群發消息”、“批量打開URL”、“一鍵點贊”、“搖一搖自動引流”、“從嗅探附近庫中加好友”、“執行Adb命令”等功能。

黄色笑话作為一只腳已邁入資本市場的新三板公司,“群控軟件”在駿網互聯業務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其客服在與1℃記者交談中介紹,他們月均銷售20套100控(100部手機)的群控設備,30控(30部手機)也賣得很多。

黄色笑话對“群控軟件”進行深度開發,并且從中受益的并非駿網互聯一家。

通路公司官網上展示的相關圖片

煙臺通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了“通路云手機群控系統”(下稱“通路云系統”),這家公司官網展示的產品內容與駿網互聯類似。該公司宣稱,通路云系統針對微信進行產品功能設置,在電腦端同時控制多部手機微信進程,實現“全球虛擬定位添加附近人”、“嗅探微信群用戶ID批量加微信好友”、“批量打開URL刷公眾號閱讀量”、“批量掃描微信二維碼加微信群”、“監控自動回復消息”等違規功能。

黄色笑话具體來說,通路云的微信操作功能可以實現附近人站街加人,群控軟件自動抓取周圍微信用戶ID信息,自動向微信服務器發送好友申請指令。批量導入手機號碼,自動檢驗手機號碼的微信注冊狀態,向微信批量發送添加好友申請指令。批量掃描二維碼(不限制微信二維碼),向微信服務器發送“關注公眾號”、“加群”、“加好友”等微信操作指令。一鍵點贊、評論等功能,群控軟件可以自動執行給朋友圈好友點贊、評論指令等各項功能。

1℃記者在采訪中獲悉,近日,騰訊公司針對“微信群控軟件”連續發起四個訴訟案件,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五家頭部開發、運營“群控軟件”的公司訴至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案件總標的額達1.6億元。目前,四個案件已由法院受理。

黄色笑话8月13日,深圳中院對于這幾起案件作出財產保全裁定。對駿網互聯、通路云在內的多家公司及個人的財產進行查封、凍結,總金額3500萬元為限。其中駿網互聯、通路云均被查封、凍結1000萬元為限。

“一條龍”的黑灰產鏈

1℃記者以詢問購買“群控軟件”為名聯系了多名客服人員,從中探清了圍繞“群控軟件”的一條龍式網絡黑灰產鏈條。

在與“群控軟件”企業客服交談中,記者表示還需要大量的微信號或抖音號,因為自己注冊的速度慢,數量少,而且如果賬號長期“僵尸”狀態會被平臺封號。客服稱,他們不銷售微信號,但可以推薦介紹微信號賣家。1℃記者按照其提供的聯系方式,與銷售微信號的賣家取得聯系。這些賣家發給1℃記者的報價單顯示,其出售的不僅是微信號,還包括注冊用的手機卡和流量卡。其中,未實名的微信號60元一個,100個起賣。實名微信號,120元一個,100個起賣。

黄色笑话知情人告訴1℃記者,群控軟件和這些養號賣號者可以形成一個共生體。群控軟件研發企業引薦客戶給養號賣號者,這些養號賣號者在養號賣號過程中,也可以使用群控軟件,“長期不發言會被封號,但借助群控軟件,可以輕松實現一大批號時不時就發個消息,轉個朋友圈”。通過這種互聊互動方式,大批微信號可以輕松“養”起來而不會被封號。

除了上述共生體模式,有些群控軟件研發方還給出了“規避封號風險”指引。具體的措施包括:群控軟件可以幫助實現每機指定或隨機生成地理位置、MAC、IMEI、IP、手機號碼、機主姓名、信號基站等設備信息,以及支持動態模擬電池耗電量功能,每個App都是運行在一部獨立手機上的獨立賬號。通過安裝系統底層中的功能插件,自動化模擬真實人工自動化批量操作運行營銷任務。全面支持各種類型的設備傳感器,如使用過程中會自動產生振動、顛簸等,模擬人的使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告訴1℃記者,“群控軟件”肯定是違反了相關平臺的使用規則。對于騰訊等平臺來說,這款軟件的出現無疑破壞了計算機系統的正常運營,增加了平臺的運營成本和技術對抗成本。對于用戶來說,這樣的軟件顯然也在騷擾用戶,例如微商使用這款軟件,很可能會欺騙用戶,給用戶帶來損失。對社會和產業發展來說,數據流量造假會形成一個不健康的產業鏈和生態鏈,違背誠實信用原則。

黄色笑话對于令人深惡痛絕的數據流量造假,執法部門的打擊工作一直沒有停止。

黄色笑话今年7月下旬,北京警方對外宣布,在6月成功偵破一起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抓獲嫌疑人7名。經偵查,該團伙以王某寶為首,成員共7人,各成員間相互勾連,分工明確,形成一條清晰的“黑色產業鏈”。其中,王某寶、楊某強、盧某軍專門負責“博點”網站的制作并聯系招攬客戶;周某負責研發實現批量點贊和轉發功能的兩款核心軟件;陳某祥、紀某雄負責提供大量新浪微博平臺賬號;高某負責維護網站數據庫。2019年2月至5月間,該團伙使用自行研發的批量操作軟件對2500余名客戶提交的32萬余條博文實施點贊、轉發操作超過1億次,非法獲利人民幣200余萬元。

黄色笑话除了執法部門的打擊行動,作為平臺的互聯網企業也在持續開展平臺環境整治工作。

以騰訊為例,深圳微源碼軟件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微源碼公司”)在微信公眾平臺上注冊了26個微信公眾號,核心目的在于通過病毒式營銷手段吸引盡可能多的用戶關注,宣傳推廣其“數據精靈”、“一鍵轉發”等微信外掛軟件,可以實現“只需手指輕輕一點,每日可坐收5000名粉絲。智能化一鍵操作快速”。這一外掛軟件與群控軟件性質類似。騰訊對這26個微信公眾號予以封號,微源碼公司則認為騰訊此舉屬于壟斷行為并起訴。深圳中院判決微源碼公司敗訴。

黄色笑话以騰訊為例,今年6月,微信安全中心發公告稱,外掛軟件利用Xposed、substrate等技術框架對微信的功能和界面進行修改、添加惡意功能,嚴重損害用戶權益,干擾微信正常運行等行為,一經確認,將做出限制功能直至限制登錄等處罰;對于多次違規者,將根據梯度處理原則加重處罰。

同時,業內人士表示,騰訊依托騰訊安全中心獨有的AI營銷風控模型,以及騰訊防水墻團隊的底層技術支持,騰訊優碼可以在營銷活動中提供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安全服務,快速精準識別出黃牛黨和羊毛黨。

責編:張有義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